产品分类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随笔 > 文章
“松原四姐妹”圆梦长春老年大学

    Horley对刚刚开始实施IPv6迁移过程的企业进行了鼓励:这并不像人们都认为的那样痛苦,其过程并不令人望而生畏。  但是一篇可能不够,因为我想尽可能的给大家剖析行业情况,让大家在做选择的时候不至于还不知道这是干啥的,只知道这个很火。  今天就先给大家讲大数据分析工程师。  一、基本概念  对于一大部分想转行做IT,做python的,都是冲着大数据分析来的,那你知道大数据分析的是啥吗你知道大数据分析的岗位职能分配情况吗  如果这些都答不上来的话,那就别追风口,如果盲目的跟风,只会让你进来找不着北,到头来,浪费1年时间,还的回去干老本行。  首先,我们经常叫的大数据分析师有两种岗位定位:  大数据科学家,DataScientist,DS  大数据工程师,DataEngineer,DE  从这两个单词里,你就能看出端倪了,那接下来就以我在普华永道的工作经历告诉你,这两者的区别,以及工作内容划分。

  3、我标注为引用的怎么也被标红了?案例:一个哥们,测出来96%,可以说是全抄的,他说不会吧,我全标注为引用了啊。检测系统不管您是不是标注为引用,统统列出来。如果标注为引用就排除,那检测就没任何意义,大家随便抄,想抄多少就抄多少,只要标注引用就可以啦!4、怎么指出的复制文章题目我都没参考过呢?感觉好像都是自己没见过的文章,这很正常,都是相互引用造成的,比如您引用了毛主席的话,很多人也引用了,那给出的复制来源文章题目就会有很多没见过的!5、有些我参考的内容没测出来?软件开发者给检测系统的灵敏度设置了一个阀值,据说该阀值3%,以段落计,低5%的抄袭或引用是检测不出来的,这种情况常见于大段落中(这个段落就是上面的分段)的小句或者小概念。举个例子:假如某检测段落有10000字,那么引用单篇文献500字以下,是不会被检测出来的。

“松原四姐妹”圆梦长春老年大学

  “松原四姐妹”(左一杨彦惠、左二孙金荣、左三刘玉兰、右一杜淑文)在长春老年大学学习。

赵婉姝摄  四位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结成了好姐妹,为了圆梦,她们不辞辛苦坐火车到长春老年大学上学……有她们的地方总是笑声连连,“松原四姐妹”也成了长春老年大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17日12时,记者来到了长春老年大学,见到了“松原四姐妹”:大姐孙金荣今年70岁,二姐杨彦惠今年68岁,三妹杜淑文和四妹刘玉兰同为67岁。

她们衣着时尚,身材苗条,看上去非常年轻。   “我们都来自松原,能在一起是因为缘分。

”内敛的大姐孙金荣告诉记者,她们彼此间有的是40年的好邻居,有的是从小到大的同学,因兴趣相投而成了好朋友。

二姐杨彦惠性格外向,她说:“孩子结婚姐妹们帮忙张罗,老人生病姐妹们帮忙照看,遇到困难姐妹们打气鼓励……我们不是亲姐妹,却比亲姐妹还亲。

”  说起上长春老年大学的初衷,老人们的答案是圆梦。

“我们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平日里酷爱诗词,这也是我们当初能聚到一起的原因。 ”杨彦惠告诉记者,姐妹们原本约定一退休就到长春老年大学学习,但像大多数老人一样,有两位姐妹要看孙子,直到孙子们上了学,老人们才有机会一起到老年大学学习诗词写作和朗诵。

  说起当初报名的情景,四姐妹记忆犹新。 “我们是2016年报的长春老年大学,当时学校刚迁入新址,报名的人非常多,我提前一天来到了长春,第二天从早上一直排到下午才报上名。 ”孙金荣说。

  如今,已是四姐妹在长春老年大学学习的第四个学期,从最初的喜欢到现在的酷爱,从不懂到能创作……四姐妹在学习的道路上相扶相持,互相鼓励。 在去年学校举办的联欢晚会上,四姐妹还共同创作一首诗。

“上大学,当学生,夙愿已成。 追寻青春岁月,感受课堂晚晴;重温书中冷暖,交流暮年心声。

回顾入学伊始,心怀顾虑重重,只怕年迈路远,又怕水平不行,幸我四人相互鼓励,才能有始有终……”四妹刘玉兰说,虽然她们创作诗词的水平不是很高,但她们敢于抒发胸臆,写自己、写生活。

如今,她们共同创作诗词30余首……因为积极创作、投稿,“松原四姐妹”被评为长春老年大学“桑榆文学社”的优秀会员。

  现在,已有三姐妹在长春安了家,只有二姐杨彦惠每周一要往返松原和长春之间,“绿皮火车单程元,动车单程元,虽然每次上课很辛苦,但我觉得很值。 ”杨彦惠说。 (赵婉姝)+1。

教育信息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www.32123j.com教育信息化-教育培训机构-教育培训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