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随笔 > 文章
甘薯是海外传来的吗?

  由于外文图书价格很昂贵,因此要尽可能的向上级部门说明情况,争取更多的经费;其次,还可以多渠道想办法,如的从科研课题、横向课题经费中提取一定的数额用作购书经费。对一些导师或专家提出购买的研究级、学术性强的图书,向学校申请专项资金,专款购买。  抓好外文文献的采购工作  外文文献采购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尤其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更是要做到尽善尽美。采访部门应事先了解本馆的特色,从本馆实际出发,制定一套细致严格的采购计划,使有限的经费发挥最大的效益。在保证采购数量的同时还要保持本馆的馆藏特色,以适应本校广大的读者群体。

    为她活着|为他活着  宅男|宅女  历史才子|历史才女  伴娘|伴郎  巴郎子|长辫子  草戒指|紙婚紗  老婆♂|老公♀  康先生|康媳妇  取妳⌒|嫁你⌒  久你|就爱你  老婆子|老头子  某男子|某女子  唯伱不嫁|唯伱不娶  爱妃在上|皇上在下  2018情侣网名优雅气质【热门篇】  半成熟的他|扮成熟的她  陪他笑|看她闹  久爱我|久伴我  止于终老,|始于初见  夏末凉|秋初冷  君不知|臣不晓  有我陪伴|有你相伴  时光爱人|深海爱人  带我走|跟你走  他似命|她似梦  不会走|一直在  蝴蝶少女|狼族少年  得到时再毁|失去后再悔  你对我闹|我对你笑  失他失心|失他失命  如果离不开|那就拼命爱  欲带王冠|必承其中  君为红颜醉|红颜为君泪  帆布鞋少年|高跟鞋女王  -空了一座城|-荒了一座庙  男神么么哒|女神萌哒哒  时光恋人|深海爱人  2018情侣网名优雅气质【精选篇】  路边滴、草|路边滴、花  不  余生有你の请多指教  三寸画锁骨の半寸描眉梢  許╮伱一世安逸の許╮伱一生安稳  别低头、皇冠会掉の别流泪、贱人会笑  朕带你打天下の妾陪君坐天下  你若相惜の我必相依  没有故事没有酒の依然愿意跟你走  烟迷了眼の酒醉了心  北城以念の何以为安  蜜糖亲亲☉☉の宝贝糖糖☉☉  我的男人是睡神。の我的女人是吃神。  少年请收起你深邃的眼神の凉请收起你迷人的目光  狐狸、性暴社の狐狸、已成骚  南山不负の北风不留  罌粟有毒の玫瑰帶刺  浪漫一生の相守一世  最初的天堂の最初的荒唐∮  百般呵护·不离你の百般爱护·不弃你  醉過知酒濃丶の愛過知情重丶  陪你到世界末日#の陪你到天涯海角#  2018情侣网名优雅气质【经典篇】  つ颜小旭|つ蓝小颖  笨笨▂▂|蛋蛋▂▂  暖你可好|护我可好  文青女|理工男  李宝娜|尹灿荣  暖光如你|深情似你  霸道丶男|溫柔丶女  臭小子。

甘薯是海外传来的吗?

  甘薯,古作甘薯,最早记载于我国东汉杨孚《异物志》及稍晚的晋代秘含《南方草木状》,其后在《齐民要术》、《群芳谱》、《本草纲目》等古籍中均有所记载。

清代陈世元《金薯传习录》载,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五月,福建商人陈振龙在菲律宾群岛的吕宋岛,购得薯藤数尺,并得刈植、藏种法归,私治畦于纱帽池舍傍隙地。 依法栽植,滋息善衍,其传遂广。

长期以来,农史界均认为中国甘薯原产美洲,传人福建,以此为最明确最具体的记载。

古籍中的甘薯是薯蓣之类,还是今日之旋花科的甘薯,农史界乃至学术界意见不一,聚讼未决。 据说,植物地理学家德堪多,为此还同一个在帝俄驻华使馆工作的医师打过一场笔墨官司。 近代的一位泉州人吴增,在他近200首以七绝形式写成的《番薯杂咏》中,也曾对番薯的原产地进行过考证。 他认为。

番薯原产我国,是由我国的薯蓣传到海外变种,再传回国内的,头衔仍署大中华。

吴增的这种大胆怀疑精神和反对盲目崇洋的爱国思想难能可贵,但其考证不乏自相矛盾之处,未可为据。     50年代未至60年代初,农史界曾对甘薯的起源问题有过一场论争。 1958年第1期《植物学报》发表吴德邻的《诠释我国最早的植物志一一<南方草木状>》。 吴氏认为,旧大陆不可能有甘薯,《南方草木状》中的甘薯显然是薯蓣属,并将本种定为薯蓣科植物,这是把古籍中甘薯定为薯蓣的代表性文献,并为不少论着引以为据。 石声汉也把《齐民要术》所载之甘薯解释为薯蓣,他在《齐民要术今释》(农业出版社1958年版)中指出:旋花科的甘薯(Pomoea)原产美洲……在南北朝时,中国不会有人知道有番薯。

胡锡文在博引古籍的基础上,对此作了比较研究,他认为,《异物志》、《南方草木状》所记载的甘薯,实为山药;《闽书》、《甘薯传习录》所记载的是番薯;二者的来源和植物性状也大有差异,乃系相隔最少在1300年以上的不同物种。 后人把甘薯混同番薯是张冠李戴的错误,(《甘薯来源和我们劳动祖先的栽培技术入载《农业遗产研究集刊》第2册,农业出版社1958年版)    但王家琦的《略谈甘薯和<甘薯录>》(《文物》1961年第3期)对古籍所载甘薯提出了与传统观点相左的意见,他引用了海南岛和云南等地在三国、西晋时就有的甘薯史料,论断它和山药及芋都不是同类,古时甘薯    即今日的甘薯。

王氏的观点一经提出,夏鼐、吴德锋在1961年第8期《文物》上撰文表示异议。

夏鼐认为,《南方草木状》中的甘薯只能解释薯蓣中的甜薯,而不能理解为番薯中的一个品种,因为整个旧大陆在发现美洲以前还没有番薯这一种植物,所以可以肯定我国古代没有番薯。

(《略谈番薯和薯蓣》)吴德锋则论断,稽含所说的甘薯是薯蓣之类或曰芋之类,根叶如亦芋。

他所说的甘薯很可能都不是今天我们所说的甘薯而是薯蓣。

(《关于甘薯和<金薯传习录>》)其后,经现代农学家丁颖等人考订,我国古籍中的甘薯应为薯蓣科的甜薯(DioscoreaEsculenta),《辞海》(修订本)    在甘薯、番薯条中也以此为据。     随着生物史研究的深入和学科渗透,及至80年代,甘薯的起源问题重又引起学术界注意。

1980年,戚经文的《甘薯名实考》(《农史研究》第1期)对历代古籍所载之甘薯又重作详细考订,他认为《异物志》等书所载皆属薯蓣科的甘薯,非传自外国旋花科的番薯的别名。 杨宝霖的《我国引进番薯的最早之人和最早之地川(《农业考古》1982年第二期)发表了与此相同的看法,近年来,历史地理学家在研究清代人口时发现,明清时代的人口激增是甘薯普及、传播的社会条件,井推动完成甘薯广布的技术准备。 周源和撰写的《甘薯的历史地理一一甘薯的土生、传人、传播与人口》(《中国农史》1983年第3期),对50年代以来展开的甘薯起源问题讨论作了一番考察。

    他在详细考证了占籍史料后论定,《南方草木状》所载的甘薯即今日的甘薯(番薯)而不是薯蓣(山药),指出,历代《本草》、农书和志乘不论在番薯传人之前、之后都有甘薯记载,吴德邻否定甘薯在我国古已有之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井从甘薯野生到驯化过程的自然条件、社会历史因素和在北方落户的技术准备等方面观察,得出了甘薯土生、传人、传播与人口的关系这一命题,否定了农史界的固有观点。     就番薯传人观点而言,对番薯传入我国的时间,学术界比较一致的意见认为是16世纪或明万历年间,然在具体年限上,也有人认为在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福建商人陈振龙从吕宋岛运回薯藤之前,甘薯已传入我国,陈文华《从番薯引进中得到的启示》(《光明日报》1979年2月27日)指出:早在万历二十一年以前,红薯已传入东莞、电白、泉州、漳州等地。

陈树平在《玉米和番薯在中国传播情况研究》(《中国社会科学》1980年第3期)中则进而指出,万历八年(1580年)广东东莞人陈益从安南已引进番薯,他又根据《云南通志》推断,云南引进番薯,比福建早一二十年,比广东也早七八年,并认为云南番薯由缅甸传入。 陈氏的观点颇有影响,以致不少论着皆从此说,如1983年出版的《古代经济专题史话》(中华书局版),即是其例。

但对陈氏的观点也有持异议者,如杨宝霖在《我国引进番薯的最早之人和引种番薯的最早之地》一文中对其结论作了勘正,他指出,陈氏所据的《凤冈陈氏族谱》实为《东莞县志》删节所误,据同治八年(1869年)刻本《凤冈陈氏族谱》可知,陈益从安南引进番薯是在万历十年(1582年),并否定了陈树平所云,万历四年《云南通志》所载临安等四府种植的红薯为番薯说,强调有准确年代可考的,我国引进番薯,当推陈益为第一人。 此外,蒋星煜根据苏东坡的《酬刘柴桑》中的红薯与紫芋诗句,认为其所指者,即是番薯,也就是山芋。

因此得出结论认为:原产地在美洲的番薯之传人中国,不是在16世纪,而是在11世纪以前,也就是在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前的几百年(《苏东坡吃山芋》,《散文》1980年第2期)。 此论一出,引起众多学者关注,贾祖璋引用了大量的史料,说明番薯传人中国是在十六世纪末,指出蒋文将红薯与紫芋,曲解为番薯,望文生义,指鹿为马。 他认为苏东坡吃的不是番薯的山芋,而是山药的山芋。

(《苏东坡吃的山芋》,《农业考古》1982年第2期)也有人认为苏东坡吃的是芋头,因而也就否定了番薯在苏东坡以前传入我国的观点。     目前,甘薯己成为我国仅次于稻米、麦子、玉米而居于第四位的粮食作物,其产量占全世界甘薯的83%。

不少中外学者均指出,甘薯对于中国历史上明清时代的人口激增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因此,考证甘薯在我国出现的历史,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迄今学术界对此仍在探索研究的原因所在。

教育信息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www.32123j.com教育信息化-教育培训机构-教育培训 All Rights Reserved.